红颜绿袖美人蕉

2019-07-01 08:24  

◎任崇喜

这座古城,多的是巷子。巷子窄小,人们仍见缝插针,植些花草,多是些应季的角色。

夏日,如居高不下的气温一样,花草枝叶茂盛,活力蓬勃,红红绿绿,葳蕤成一方风景,小家碧玉。闲暇时,在巷子里走走,便可领略异样的韵味。

在靠近城墙一个小院,坐北朝南,房子矮,有些陈旧,但院子整洁。院子中,有一棵无花果树,靠墙一米多宽的地方,全部种植着美人蕉。那丛丛美人蕉,色如红榴,光艳照人。美人蕉叶片宽大,似在频频向我招手,红彤彤的花朵,老远向我点头,神采飞扬。

人们喜欢花,多用花儿比喻女人。直接用“美人”命名的花,似乎只有美人蕉。“芭蕉叶叶扬遥空,月萼高攀映日红。一似美人春睡起,绛唇翠袖舞东风。”其名字令人神往。在不认识它之前,我想,它的模样,一定娇艳、妩媚、动人。

在唐代以前,人们叫美人蕉为“红蕉”,认为是芭蕉的一种。提及芭蕉二字,自然想起雨打芭蕉。“深院下帘人昼寝,红蔷薇架绿芭蕉”。尽管广东民间器乐曲《雨打芭蕉》,极尽雨打芭蕉之声、之状、之趣,活跃开朗的节奏,丝毫没有夜雨孤灯的愁苦,许多文人骚客,对雨打芭蕉的情愫,似乎只与孤独情愁联系起来,一代词女李清照,在南逃之后,还问“窗前谁种芭蕉树,阴满中庭。阴满中庭,叶叶心心,舒卷有余情”,因为“愁损北人,不惯起来听”。南宋张嵫写道:“风流不把花为主,多情管定烟和雨。潇洒绿衣长,满身无限凉。”寥寥数笔,让人愁绪满怀。在文人心中,少的是“芭蕉得雨更欣然,终夜作声清更妍”,多的是“芭蕉不展丁香结,同向春风各自愁”。

美人蕉,则不然,一根独茎努力向上,绝无旁逸斜出之态,从地上一长出来,就有一种气势,昂首挺胸,努力向上,力拔群雄。“带露红妆湿,迎风翠袖翻”,这种气势的花,怎会有雨打芭蕉的缠绵呢?

“红颜绿袖舞娉婷,碧玉人家现巧灵。”美人蕉,茎高一米二三,靠近地面的部分粗,像正在生长玉米的茎。从地面往上,约三分之一,被叶片的柄,包得严严实实,一点肌肤都不露。几只秀逸的叶片,翠绿中显着晶莹,上下错落着,俨然一幅扬帆远航图。再往上,是它端庄而挺秀的胸部,袒露于外,让你尽情欣赏肌肤之美。修长、挺拔、傲然的颈项,更让你觉得冰清玉洁。美人蕉开花,数十个花蕾,几乎同时开放。远远看上去,一株美人蕉,就是一束红彤彤的火把。美人蕉花瓣大,有的低头沉思,有的举头张望;有的低目浅吟,有的扬眉高唱。轻风拂过,它们仿佛从遐想中惊醒过来,在轻风的相邀下,一同跳起欢快的舞蹈,在日光风影中,熠熠生辉,散发着一股清香,淡淡的,幽幽的。

让人更喜欢的是,美人蕉花期很长,从春天延及炎夏,甚至跃入颇带寒意的深秋,不愧是“百日之花”。一进入夏季,整个小巷,就好像被它燃烧起来。硕大鲜绿的枝叶,醒目,红艳的花色,好像也在燃烧,灿烂耀眼,让你别无选择,只得把目光投向它。酷热天,在暴烈的阳光下,盛开的美人蕉,让人感受到强烈的存在意志。

“其花开若莲,其红若丹……花四时皆开,深红照眼,经月不谢。中心一朵,晓生甘露,其甜如蜜。”美人蕉的花色,有深红、鲜黄、乳白、粉红、大红等等,以大红色最为美丽。难怪,有一种说法,美人蕉是由佛祖脚趾所流出的血变成的。

据说,美人蕉随地而安,是绵延下一代的高手,把它栽到哪里,生根、开花,都很容易。

我没有看到院主人,但能有闲情爱花的人,一定是个乐观进取的人,生活的色彩,自然美艳如花。

美人蕉的花语,原本就是“坚实的未来”!



相关阅读

0 条评论
来说两句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来说两句吧...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