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信变迁七十年

2019-06-06 08:52  

◎胡湘云

我家在亳州的一个农村,村子里由于人多地少,自很早开始,村民在农闲之余都外出做工,挣钱补贴家用,后来随着改革开放,又有很多人去到上海、深圳等沿海城市工作和经商。近些年,在电子商务的驱动下,带动了物流行业的兴起,善于捕捉机会的人们又奔赴全国多个城市,纷纷干起了货运和快递。勤劳的村民长年远离家乡逐梦在外,自然少不了与留在家乡的妻儿父母之间的通信联系,以寄托两地亲人的思念之情。

于是,我亲身经历和见证了自记事起到现在这数十年的通信方式与工具的变化和发展,通信与人们生活息息相关,也与一个个时代变迁紧紧相连,可以说是我国建国七十周年以来翻天覆地的变化的一个鲜活缩影。

我出生于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在我上学的那会儿村民都是通过手写的书信与亲人之间传递和告知双方近况。记得当时村子里上过学念过书的村民并不多,常常在傍晚时,很多乡亲都聚在村头池边的大槐树下,大家围坐在村里为数不多的识字村民身边,充满期待地听着他一字一句地念出信件上各种热切的倾诉话语,让人时而欢笑、时而惊讶,更多的是那种眉头久久不舒的凝神深思。然后打着手势口述出自己想说的话,由人代笔写好回信,揣在怀中,第二天清早迫不及待地跑去镇中心的邮局,将那份与远方遥相呼应的家书寄往远方的亲人或恋人。

在中学阶段,我们曾交过异地的笔友,也参加过一些全国性的征文投稿,还能清晰地回忆起,每天在课间时刻,看到那些被邮递员放置学校传达室的一叠叠的书信和杂志,我们都兴高采烈地翻找属于自己的那一份来自天南地北的心灵信件和情感寄件,心生无比喜悦。

大概到了九○年代中期,一些经济较宽裕的村民的手中和腰间出现了CALL机,让人十分眼羡,随着那一声声“哔哔”响,翻看那一串串字码,就知道亲友有什么事情要告诉你了。传呼机的面世,带来了那个年代一时的风光和潮流。

自从电子技术和无线电波应用于通信领域后,传统的书信模式就出现了旧貌换新颜的蜕变式发展。清楚记得2004年在镇政府的推动和资助下,让包括我们村在内的全镇所有家庭,按每户为一个单位,安装一部固定电话或配备一台手机,村民开始了即时的语音传情,更加便捷迅速,或者用手机精心编写出或幽默、或深情、或祝福的话语,让生活增添了许多乐趣。

此后没多久,随着互联网的爆发式发展,接连出现了电子邮箱、QQ、微信等网络通信工具,不但满足了村民的基本说事传情,通过这些通信聊天工具轻松地与远在外地的儿女与亲人交流,更加丰富了信息传播的方式和内容,也可以发表情和DIY图片的方式传达喜悦与思念之情,甚至可以直接通过语音视频方式与亲人实现“面对面”的交流,身临其境般地看到、听到、感觉到亲人的生动模样。不仅如此,还可通过这种通信方式结识全国各地,甚至国外志同道合的朋友,查询和浏览自己想了解的资讯和新闻,以拓宽思想和精神生活,还能增长知识。

回顾过去,我国通信从传统的书信时代快速进入了移动通信、智能通信时代,特别是移动通信,我国在全世界面前,显示出了强大的后来者居上姿态,移动通信技术实现了从1G时代至4G时代的转变,我国移动通信网络覆盖面也已经延伸至多数乡镇农村,比如,我们村早在2014年年中就实现了4G网络的覆盖,很多像我们村一样,综合通信网络已经建成,覆盖面广并且通信质量优越。

展望未来,现在虚拟现实、VR技术已初露端倪,可以预见,我国未来的通信除了音与像的即时传达,亦会让形与情景即时塑造。这些都利于商务金融、文化娱乐、健康服务等各个方面的业务应用和创新,推动相关产业的持续发展。通信领域的物联网、云计算、人工智能的兴起,正推动着社会的数字化演进。它不仅缩短了人与人之间的情感距离,更加打破了人与机、人与物之间的界限,使得人们无差别地交流,人机更智能地互动,将创造出更加无限遐想的可能。华为和中兴等民族企业,也将在5G时代引领世界的通信技术潮流,铸造中国通信技术的新名片。

鉴往知来,心生无限感慨:中华七十创辉煌,祖国未来更璀璨,这数十年以来,通信方式的变化升级,真切地让村民感受到了时代的发展,体验到了技术改变生活的幸福感,目睹了我国在通信领域取得的巨大成绩,更加笃信中国的整体全面发展将会和通信技术革新一样,道路更广,延伸更远,前景更无限!

我和父亲的芒种

读过很多书,翻过很多字典,对芒种的理解,我仍不及大字不识几个的父亲。

对节气,父亲嗅觉灵敏,尤其是芒种。麦芒日益坚硬,他整天在地里转悠。回来时,一双手能洗黑一盆水。当他嚼着麦粒、用麦芒般的胡子扎我时,我就知道芒种了,要收麦了。

在我最初的印象里,芒种有些痛。阳光和麦芒,如箭矢,刺在身上,疼痛汗流如注。父亲却不在乎,光着膀子,挥着镰刀,“气吞万里如虎”。“折戟沉沙铁未销”,正适合他!那黄铜般的身体,就是铜墙铁壁,阳光和麦芒纷纷折落,洒落在滚滚的汗水中。多年后,我仍能“自将磨洗认前朝”。我也学过父亲,气吞山河地割麦子。阳光炽热,麦芒燎人,我很快就败下阵来:腿上挂彩,掌心磨出水泡。父亲说我不是干活的料,打发我回家读书。

以后,每年麦收时节,我都是父亲的观众,芒种的旁观者。

那时,机械少,农活都靠手。无论大人,还是孩子,都忙得热火朝天。我看不下书,就去送茶水。更多时,我坐在地头的树荫下,看父亲坦克般碾过麦田。麦芒如刺,麦粒滚圆;太阳刺眼,光芒万道。我惭愧地垂下头,我成不了父亲那样的人!

我决心读好书。“种不好地,就把书读好。”父亲的话,我记得。他没机会把书读好,我有。我没有辜负他,从小学到高中,我的成绩和他的麦子一样“出类拔萃”。一说起我,他的眼就眯成一条缝,就像乐呵呵地看他的麦子。

高考前放假,正赶上芒种。“芒种芒种,忙着收忙着种。”我却是闲人,虽然个头已超过父亲,却仍干些送茶递水的活。天太热,我恨不得找片云彩躲进去。太阳像穗麦,阳光是麦芒吧!刺到身上,如芒刺背。父亲喝口水,抹把脸,汗珠饱满,像麦粒,滚滚落下。我有些恍惚,感觉父亲也是一株麦子,皱纹的麦芒,已刺入骨肉。

父亲让我回家看书,麦子的芒种属于他,我的芒种是高考。书上说,芒种“谓有芒之种谷可稼种矣”。我想,“芒”不仅指“芒之谷”,还指“芒之光”——光芒、时光;而“种”则包括收获和播种。所以,“芒种”其实说的是生生不息的嬗递,就像父与子。

父亲收麦子,就像我做考题;盘点收成,就像我估分;而播种,则像我填报志愿。他说的对,我的芒种是高考,他的高考是芒种。一直,我们都做着同样的事,只是他在乡间,我在城里。我们之间,也像日益分化的城乡差距,愈行愈远。

如今,我生活在城里,住21楼,但并没离太阳近些。雾霾遮天,空调混淆四季,那“如芒刺背”时光,已遥不可及。又到芒种,想起那年,时光明亮,我和父亲席地而坐。他盘算收成、播种,我思量高考、大学。现在,父亲还做着同样的事!我们已天各一方。

我开始懂得,那些离太阳最近的时光,也是离父亲最近的时光,但注定要各奔东西。

相关阅读

0 条评论
来说两句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来说两句吧...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