涡河里的一尾鱼儿(外五首)

2019-05-30 08:41  

◎黑多

作者简介

程潇,笔名黑多,1995年7月生于黟县,徽州人,青年诗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作品散见于《诗刊》《星星》《诗歌月刊》《诗潮》《绿风》《中国诗歌》《延河》《青春》《山东文学》等刊物,著有诗集《枯树的时针》。

涡河里的一尾鱼儿


薄雾轻灵,萍藻

曲转。它是神秘的,亦是

从容的


天地祥和,散缀

金光。它早已习惯了

千年的流水……


敛息。它,眼眸微闭

无有来去,遁隐于

虚空


够美了


青青田陌,就够美了

何况还怒放着万亩的芍花

何况还翻飞着万叶的蝶影


花有万亩,我只折一枝

蝶有万叶,我随其婆娑


芍花,如果落了

一定是木兰的铿锵之声


蝴蝶,如果落了

还有梦醒的庄周


运兵道怀古


此处,由不得徘徊

将令已下,必须握紧手中的短戈

和利刃。讨伐,征战,壁上的灯龛

如百姓的疾苦般暗淡


八千米的地下长龙,直通城外

蜿蜒至今,青砖拥成弧形低低的穹顶

墙缝渗出了水珠和青苔

时间便凝固在空间的冷寂中


三国的风云变幻

传话孔,可能把消逝的

话音传回来?


在华祖庵


山门外,传说在传说

济世救民之心如草木回春

双狮互望顾盼如阴阳环抱

古树,虬枝盘空,似在

诉说。简朴而幽静

神仙住在这里


殿堂内,高大的华佗

目光炯炯,左脚前伸

衣带飘动,似在徐行

腰间系药葫芦,额间

皱纹深刻,似在行医路上

思索着良方


一片竹篱柴扉间

遍植活血莲、射干

曼陀罗、白术和菊花

洗药池,亦洗涤沉疴

和痼疾,五禽

有灵


廊庑鸣响

虎啸,有鹿引项

有熊抱膝,有猿

攀物自悬,有鸟立翅

扬眉鼓力,有白日

朗照庵顶


亳州古城的小夜曲


这是亳州古城的小夜曲:

在黄昏或夜晚时歌唱——

夕光徐缓降临,沐浴人间烟火

巷陌深深、庭院温暖,一株

金银花,发散着幽香


应该换上旧的衣裳

走进飨堂,挽起宽袍大袖

且碰杯,饮尽醇酒。雨,从四处

旷野来,拨弄曼陀林、大提琴

奏响编钟、拍击建鼓


想起了舒伯特、托西尼

想起了曹操


致杜仲及其他

我来到你的身旁,却不知你的名字

同行的人告诉我: “这是杜仲,亦名思仙

味甘、苦、微辛,性温无毒,补肝肾。”

好一个杜仲,原来这便是耳闻已久的杜仲君

还有桑皮、车前子、川芎、朱砂……

我内心欢喜,在亳州,可多识鸟兽草木

金石虫鱼之名。待老了,可以在我家后院

栽一棵绿色的杜仲呀,等它开花

无所谓结不结果,乳黄的单瓣

想落就落吧,从树缝间

无声地落进树下的

茶盏


相关阅读

0 条评论
来说两句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来说两句吧...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