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亳州十七年

2019-05-21 08:58  

◎阿辞

作者简介:

阿辞,本名王小玲,女,生于上世纪七十年代,江西九江人,现居亳州,谯城区作协副主席。故事圈知名写手,文章散见《故事会》《上海故事》《百花悬念故事》《新故事》等刊物,多次获得故事大赛金奖和一等奖等奖项,出版有《抬起头,世界很美》,有作品被拍成电视短剧。


以前给杂志写故事,现在写网络小说。

一 亳州的房子

第一次来亳州,是在1997年夏天,那时男朋友住在药材街,药材街的房子基本是一层或两层,很大一间,不隔开的,便于放货。住那里的,基本是药商。从药材街坐车到中药材交易中心(以下简称大行),印象中路过大片的农田,当时火车站和大行,可能算是郊区吧,如今沿路都成了繁华地带。

2002年,男朋友已是夫君,并且有了可爱的女儿。我们搬来亳州长住,租的是林业局前面的房子,楼上一间楼下一间,一年的房租才1500,现在想来,真便宜啊。然后又租了两套大一点的放货。

在那里一住就是八年,直到门口修成了魏武广场。

原本,我们门口是一片空地,像足球场一样,前面有一片小树林,小树林的后面,是个简易的公园,公园里有几只大象,忘记了是水泥还是石头做的,我们叫它大象公园。

吃过晚饭,常带孩子到大象公园玩一玩,那时人不多,安宁而闲适。

当大象公园变成魏武广场,也不知从哪里冒出那么多人,仿若世外桃源,突然变成了闹市中心,有种穿越时空的错觉。

随着魏武广场和沃尔玛的建成,周围的房子也跟着升值,我们住的房子成了门面房,房租暴涨,我们只好搬家。

当时,我准备买房子,每天四处看房,跑了很多地方。因为做生意,必须要有一楼可以放货,只能买别墅,复式,或大套的一楼,可选择的房子比普通住宅少很多。我每每看中的房子,都被夫君大人一一否决,这个位置偏了,那个路不好……反正总是有理由。说到底,还是他不想买房,想囤货。

到了现在,当初位置偏的,都成了好地段。

最终房子也没买成,开始是他不想买,现在连我也不想买了。迟早是要离开的,没房子可以说走就走,有房子还得卖了房再走,麻烦。

来亳州十七年,亲眼见证了亳州的发展,城区几倍增,高楼遍地起,连大行也挪了地方。城南如同建起了一座新城,从河北到南部新区,如树的年轮,一圈一圈,藏着亳州城发展扩张的脉络。

二 亳州的景点

这次采风活动,游览了亳州的各处景点,让我意外的是,每到一处,游人如织。

不由想起十几年前,一个本地的朋友带我游亳州,那时的曹操地下运兵道只是一段不长的地道,还没有建安文学馆。进了地道,就只有我们两个人,没有别的游客。

进了华祖庵,也只有我们两个人,没有别的游客。

进了花戏楼,依然只有我们两个人,没有别的游客。

看过之后,觉得也没什么好看的。运兵道,就是一小段地道;华祖庵就是一个小公园;花戏楼的砖雕和木雕倒是很不错,可是高高在上,站在地面根本看不清,又不能搬个人字梯爬上去看。老街破破烂烂的,只有石板路颇有味道,让人想撑一把油纸伞,慢慢地走,走进旧时光。

这些地方去过之后,就没有再去了。

反复看的,是大行、芍药和牡丹。

第一次到大行,看到那么多品种的中药,觉得很新鲜,这个摸摸,那个看看,比逛菜场好玩多了。看到小时候见过的野生植物,总是忍不住说,啊,原来这个也是中药啊。看到五颜六色的花茶,就想每样都来一点,不是想喝,是想摆着看。花果根茎叶,品种丰富,动物植物矿石,五花八门,从此爱上中药。

第一次看到芍药花,被惊艳了,春风里,芍药红,成片成片的,开到极致,如浓墨重彩的油画,如天边铺满朝霞。怒放的生命,美到奢华。

第一次见到牡丹,却又和芍药不同,因为药材牡丹,花都是白色,不像芍药那么热烈奔放。素白的一片,开在绿色的枝头,给人的感觉不是国色天香,而是安宁平和,我也是喜欢的。

每当亲友相问,亳州有什么好玩的,我都是说,最好在“五一”前后芍花盛开的时候来。

这次参观的几处景点,都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运兵道修了建安文学馆,还有华佗五禽戏表演,看得我都想学五禽戏了,感觉用来健身很好。

写到此处,突然想到,这个五禽戏表演,是不是放在华祖庵更合适?

华祖庵的变化不大,就是华佗洗药池增加了喷雾,水雾迷漫,仙气飘飘,如同仙境。如果里面再多种一些中药就好了。

花戏楼的人最多,这里的砖雕和木雕确实值得一看。以前自己看,没看出明堂,这次听导游讲解,明白了很多。但依然看不清,真想能凑近仔细看看。希望花戏楼里能设置大屏幕,放大展示那些砖雕和木雕。

变化最大的是明清老街,修得古香古色,既保留了古建筑,又增加了颜值。

逛老街时,有个意外收获。在一个文友的带领下,参观了一段没有开发的地道,在一家民宅下面,据说是古代钱庄藏钱的地方,和运兵道可以相连,但结构和运兵道不大一样,更适合生活,估计当初修建,是为了战乱的时候可以藏人。

亳州地下,还有很多地道没有发掘出来。遥想当年,该是多么浩大的工程。

行程的最后一站是四季花海,我们坐在大巴车上,路两边大片大片的芍药花还没有开败,远远地看见一片紫色的花田,开始还以为是薰衣草,下车后近看,才知道是蓝香芥。蓝香芥旁边的花田,种着大片的虞美人,就是和罂粟有点像的那种花,有些是大红,有些是五彩,真的是姹紫嫣红开遍。一条长长的红毯铺在蓝香芥和虞美人之间,赏花人来或者不来,花儿们都在自顾自的美丽。

听陪同人员介绍,这里种的花,品种越来越多了,争取一年四季都有花看。

很期待四季花海真的一年四季都有鲜花盛开。

我天天宅在家里,没想到这些景点变化这么大。以后再有亲朋好友来亳州,我会带他们去这些地方看看。

三 亳州的药材

亳州是药都,最与众不同的,当然是有全国最大的中药材批发市场。

在这次活动中,来自合肥的马丽春老师说,她最想了解的是和中药材质量有关的一些问题,想亲自看一下中药材是怎么种植和加工的,怎么保障品质。她自己就是学中医的,当过医生,平时也会吃些中药养生,比如三七粉。现在注重养生的人越来越多了,特别是中老年人。但是呢,很多人又不放心,担心中药里有重金属、农药和硫黄这些东西。

她讲了一件事情,让我感触很深。她说,有日本人到中国来租赁土地种植中药,他们是先把土地放置五年,让土地修复,然后还要化验土壤中的成分,合格了,再来种中药。美国也是一样的。结果,最好的中药不在中国,而在日本和美国。

这让我想起,很多年前看过一篇介绍日本中药的资料,说日本的中药都是用冷库保存。当时我很感慨,心说什么时候中国的中药也能杜绝硫薰,采用冷库保存就好了。

时代的发展比我想的快得多,现在亳州已经建了很多冷库,越来越多的商药把药材存在冷库。不放冷库自己保存的,仓库也通常有制冷设备,因为国家管理得越来越严,往药厂和饮片厂走货都要化验,首先硫就不能超标。

以前往外走货,很多人是用饮片厂的证照,自己买货。现在这种现象越来越少了。因为出问题的,往往就是这种自己买货的,一旦出了问题,饮片厂就要承担责任。现在管得这么严,隔三岔五的检查,市场越来越规范了。从哪个厂走货,就得从哪个厂买货,不能自己直接从市场买货。这样成本增加了,但质量有保证了。

关于中药材质量标准,药典都有详细的规定,外观,性状,每种药用成分的浸出物要达到多少,硫不能超标,黄曲霉素不能超标,灰分不能超,不能染色,有些品种还要检查重金属,不能超标。

药典的要求这么详细,这是极好的,能让中药越来越让人放心。但有些规定太死板了,希望国家能逐步修订。

比如,有些药材质脆,传统上切的都是厚片,药典却要求一到两毫米的薄片,这根本不好切,容易碎,损耗特别大。

有些传统上用的是薄片,药典却要求是厚片。

有的药材,药典规定必须是圆形,斜片就不行。其实切成什么形状有什么关系,又不影响药效。

有的药材浸出物含量定得太高,以至于市场上几乎找不到合格的。其实低一点又没关系,量用大一点不就行了吗。

有关部门,应该把监管的力度放在药材的质量上,是否含有有害物质,是否掺假使假,这才是最重要的。一些没关系的东西定得太死,容易产生腐败。

曾听说过这样一件事,亳州某饮片厂的药材卖到外省某药店,当地的药监局抽检,某药材在药典上写的是圆形,结果在里面发现了几个斜片,就说性状不长符,罚款。

中药材想要挑刺,真是太容易了。药商不易,药农也不易。

话说回来,严管的效果是明显的,现在的中药材越来越让人放心了。

希望这方面的管理越来越完善,中药的质量,应从源头抓起,日本和韩国有很多地方值得我们学习。听一个文友说,她弟弟和韩国一家公司签订了种植中药材的合同,韩国人和日本人一样,做事很认真,种植前,先检测土壤的成分。土壤合格才让种植,在种植的过程中,随时监查。

其实我国每年在中药材和农业种植上都投入了很多扶持资金,只是这些资金有没有用到实处,能否有效促进行业发展就难说了。

该用什么样的方式去扶持中药和农业,才能真正起到作用,这是个值得深思的问题。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

四 亳州人不薄

我在亳州生活十七年了,亳州的变化真的是很大,方方面面,在一点一点地变好。

最后来说一个亳州人的可爱之处,亳州人喜欢说“别给了”,在亳州买东西,哪怕双方是陌生人,有时卖东西的也会客气地说:“唉,别给了。”

初来亳州时,第一次听到卖东西的人说“别给了”,当时我就一愣,心想,我又不认识她,她为什么不收钱呢?

哈哈,后来才知道,那是亳州人的客套。

谯城厚道,

亳州不薄。

相关阅读

0 条评论
来说两句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来说两句吧...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加载中。。。。